首页 恒达注册正文

马化腾创业团队:腾讯摆脱各家公司的围殴,最终活下来成为王者

admin 恒达注册 2019-12-30 123 0

在腾讯的整体收入中,来自电信增值服务的收入占到了总收入的56%,而其他归入互联网增值业务的收入也有一半与此相关,所以,如果精确计算的话,刚上市时的腾讯几乎是一个被“移动梦网”“绑架”了的寄生型企业。

马化腾创业团队:腾讯摆脱各家公司的围殴,最终活下来成为王者 马化腾创业团队:腾讯摆脱各家公司的围殴,最终活下来成为王者 恒达注册 第1张


1

对QQ的围剿

2003年6月份的整顿,让腾讯在接下来的一年多里,陷入收入增长乏力的困局。几乎同时,互联网领域发生了一场针对QQ的围剿运动,几乎所有门户网站都开始推出自己的即时通信工具,“诸神之战”一触即发。

就在腾讯上市的两周后,有两位重量级人物先后出现在北京国际俱乐部酒店,他们各自向腾讯发出了挑战。这两位的名声和财力均在马化腾之上,分别是网易的丁磊和微软的比尔·盖茨。

2004年6月29日,一向很少在媒体上露面的丁磊北上进京,举办了一场大型记者见面会,高调为网易泡泡做推广。这是丁磊与马化腾——两位同年同月出生、中国互联网最优秀的产品经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对峙在同一个战场上。

网易在2002年11月就推出了网易泡泡,它对QQ进行了“无差异化的跟进战略”,腾讯首创的群聊、发送表情以及截图等功能被一一移植到泡泡中,甚至,泡泡的语音引擎也与腾讯一样,采用了Global IP Sound技术。一年后,丁磊将之升级为战略产品,项目经理直接向他汇报。

2003年年底,网易泡泡推出“挂泡泡送短信”的大型促销活动,挂一天泡泡,能兑换120条短信,这导致泡泡用户迅猛激增,其后一年里,带来1500万注册用户,最高同时在线50万人,网易泡泡成为市场占有率仅次于QQ的第二大国产即时通信工具。

在2004年6月的那场记者见面会上,丁磊还带来一个爆炸性的武器,他宣称网易已研制成功一款类似于Skype的即时语音沟通工具,“我们真正的突破点是在任何环境下均可通信,语音质量达到了GSM的质量,下一版本我们的语音通信质量会超过电话的通信质量。网易在实验网中已完全通过测试,跟传统电话互通在技术上完全没问题。而且现在这个版本的泡泡已有这样的功能,软件已装在里面了,只要政策允许就可推出”。

这是一个值得被记录下来的事实,它表明,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早在2004年就完成了即时语音通信上的重大突破,若非遭到国有的电信运营商的蛮横阻挠,2011年的微信将早出生7年,而且这个机会应该属于丁磊的网易。

比尔·盖茨出现在同一个酒店,这是他的第9次中国之行,盖茨宣布微软将加大在中国的研发和推广力度。

当记者问及微软对它旗下的即时通信工具MSN在中国的前景时,他暗示:“也许我们的步伐会更快一些。”两个多月后,微软悄悄在北京和上海分别组建了MSN中国的市场和研发中心。

6月7日,雅虎中国正式推出雅虎通6.0中文版,其中增加了“巧嘴娃娃”的发声动画功能,此外,还在聊天窗口内整合了雅虎搜索、在线相册及多款互动小游戏。

此时出任雅虎中国总裁的是不久前在“西湖论剑”上调侃过马化腾的周鸿祎,3721网络实名在2003年11月被雅虎以1.2亿美元收购,周鸿祎担负了重振雅虎中国的责任。

马化腾创业团队:腾讯摆脱各家公司的围殴,最终活下来成为王者 马化腾创业团队:腾讯摆脱各家公司的围殴,最终活下来成为王者 恒达注册 第2张


7月7日,新浪宣布以3600万美元收购朗玛公司,朗玛UC在喜欢新潮的都市青年中很受欢迎,注册用户已增加到8000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为31万,市场占有率仅排在QQ、MSN和网易泡泡之后。新浪将之更名为“新浪UC”,取代之前一直没有起色的“聊聊吧”。

10月25日,上市不久的TOM在线宣布与Skype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把当今世界最领先的互联网语音沟通工具和即时通信服务带给广大的中国互联网用户”。

甚至连电信运营商也进入了这一领域。11月,中国电信推出了电信级互联网即时通信软件——Vnet Messenger(简称VIM),用户只要拥有一个VIM号码,就能够连接固定电话、小灵通甚至手机,实现通话、传输文件、开电话会议等功能。

此外,搜狐推出了“搜Q”,263推出了“E话通”,网通推出了“天天即时通”,连从事电子商务的阿里巴巴也有了自己的“贸易通”。

当时《证券时报》的一篇报道披露,全国出现了200多款类似的产品,对腾讯的围剿之势赫然形成。

2

互联网企业“虚拟运营商”梦碎

2003年9月,腾讯与上海电信合作,推出“电话QQ”业务,用户拨通96069或上网登录“电话QQ”的网站页面,获取QQ账号后,根据语音提示,便可以与普通电话相联通,公告称:“这一业务的开放范围包括上海电信所属的所有电话门类,以及移动和联通的手机用户、铁通和网通的固定电话用户。电话QQ业务免收开户费和信息费,使用固定电话或卡类电话的资费分别与现行普通电话、卡类电话的资费标准相同。”也就是说,腾讯通过与上海电信的合作,进入了最核心的话音业务领域,由QQ直拨普通电话,只剩一步之遥。

2004年,丁磊在网易泡泡的新版本中植入了网络电话的技术,媒体报道认为:“一旦政策允许,网易可以通过点数卡或泡泡‘金币’支付通话费用。这时候,点数卡就变成了电话充值卡,网易将有机会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虚拟电信运营商。”

腾讯、网易的这些行动引起了垄断的国有电信企业的集体警惕。

2005年7月,信产部下发通知,明确规定:“除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能够在部分地区进行电脑到电话(PC to Phone)方式的网络电话商用试验外,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从事这项业务。”民间互联网企业的“虚拟运营商”之梦就此破灭。

从2004年下半年开始,腾讯的无线增值业务就遭受到严重的冲击。12月,中国移动宣布与腾讯合作开展的“161移动聊天”业务协议到期,分成比例重新商议,根据新的规则,腾讯每月净利润将大幅减少约400万元人民币,一年高达4800万元。此外,中国移动还逼迫腾讯调整了短信收入的分成比例,从15比85调整为5比5,进一步压缩了腾讯的利润空间。受到这些不利消息的影响,联交所的腾讯股价在低位徘徊,投资人信心缺失。

2005年4月,腾讯董事会为了表达信心,不得不宣布回购占已发行股本10%的股票,按当时股价计算需要约9.74亿港元。到11月,腾讯又宣布了一项金额最高为30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到2006年,中国移动再出“撒手锏”,直接对移动QQ动手。过去几年里,中国移动对即时通信工具一直垂涎三尺,在它的规划中,如果能够拥有一款属于自己的、类似于QQ的产品,便可以顺利地向运营商与内容供应商的结合转型,由此形成一个闭环的、无须与任何其他公司分利的业务模型。

到2006年年初,中国移动自行外包开发了一款名为“飞信”的即时通信工具,同时向腾讯提出了两个强制性要求:第一,移动QQ与飞信进行“业务合并”,否则,将把移动QQ从梦网业务中提出;第二,整个QQ体系与飞信“互联互通”。腾讯以条件不成熟为理由拒绝了中国移动。

6月,飞信测试版上线,中国移动宣布:“飞信绝非只是一个产品那么简单。它是未来战略的重要一步,通过飞信平台,中国移动可以推出许多增值服务,如在线游戏、在线购物、虚拟社区、手机支付等。”

同时,中国移动发布了《关于规范“移动梦网”聊天类业务的通知》,内容是:对于现存的聊天社区类梦网业务,不再与此类业务开展任何形式的营销合作,移动QQ、网易泡泡将被允许开展到2006年年底,相关SP的合作协议续签到这一时间点终止。

2006年12月29日,就在终止合作的最后一天,腾讯在香港发布公告,移动QQ将与飞信在6个月内“合并”,其业务将逐步过渡到飞信平台,过渡期的产品被称为“飞信QQ”。

腾讯赖以为获利之本的无线增值业务遭遇到了空前的打击。在整个2005年度,腾讯总收入同比增长24.7%,至人民币14.264亿元;净利润增长10%,至人民币4.854亿元。其中,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增长79.2%,在总收入中的占比由38.4%上升到了55.1%,而无线增值服务收入则同比下降了19.3%,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从上一年的55.6%下降到了36.3%,首次被互联网增值业务超过。

到2006年3月,腾讯宣布第三次回购股票,回购金额最高达3000万美元。为了增加收入,腾讯还收购了无线增值服务提供商卓意麦斯(Joyman)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到年底,无线增值业务的收入由5.17亿元增到7亿元,其中卓意麦斯贡献了1亿元,年度财报承认“收入增加主要反映来自卓意麦斯所提供的基于内容的短信服务收入的增加”。而在公司的全部收入中,无线增值业务的占比继续下滑到25.0%,互联网增值业务的占比则上升到了65.2%。

中国移动对昔日合作伙伴的“清逐”,再一次证明了“入口”在信息产业中的不可挑战的地位:谁拥有了“入口”,谁就拥有了话语权和资源配置权。

马化腾在后来对拥有入口级产品的企业十分警惕,其教训及心得应是得自于此。在政策性排挤之下,“寄生”于梦网的内容服务商出现了集体雪崩的景象,各家慌乱纷飞,作鸟兽散。马化腾向联通高层演示了一款新研发成功的一键通(PTT,Push-to-Talk)功能,这是一种新的移动技术,在美国高通提供的Brew移动平台上运行,可以快速地进行“一对一”或者“一对多”通话,就像使用对讲通话机一样——这便是2012年的微信“对讲”功能的雏形。

马化腾希望与联通合作,在联通手机中内置QQ,向用户提供一键通服务,以此与中国移动形成差异化竞争。联通拒绝了腾讯的建议,它当时的战略重心是CDMA业务,而联通版的即时通信工具“超信”也发布在即,QQ对联通的利用价值似乎不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