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恒达注册正文

清华天才王垠受邀面试阿里P9被毙后手撕P10面试官赵海平

admin 恒达注册 2019-12-27 104 0

前几天,知乎上有一个热门话题:如何评价阿里 P10 赵海平对王垠的面试?引发了圈内热议。

清华天才王垠受邀面试阿里P9被毙后手撕P10面试官赵海平 清华天才王垠受邀面试阿里P9被毙后手撕P10面试官赵海平 恒达注册 第1张


由于本事件像电影的情节一环扣一环,文章比较长,直接一句话说下该事件始末:

网红王垠受邀面试阿里 P9 岗位,被 P10 的面赵海平面试,王垠被挂后网上发文吐槽自己遭遇了不公面试,事件发酵该后面试官 P10 被上级打了低绩效!后续 P10 回应称自己是被其他部门邀请去做面试官的并无超出职责范围,疑自己被出卖了。

好了 想继续看细节的读者继续往下看。事件自 12 日发酵至今,终于迎来第一个热搜“如何评价阿里 P10 赵海平对王垠的面试?”

对于坊间传闻四起,今日赵海平第一次公开回复了王垠,以下为赵海平回复王垠全文:

我是赵海平,犹豫再三,还是回复一下王垠同学的质疑。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面试过一两千人了,从来没有在事后回应过面试者,因为面试训练里告诫面试官最好的做法是不回应,而且揭露细节和具体原因是违背公司规定的,但是我理解和同情王垠的感受和面试失败的挫败感,本着爱才惜才的动机,就简单的解释一下吧,只不过依然不能违法的揭露过多的细节,只能针对有疑问的地方稍加解释,见谅了。

整个面试最关键的过程恰好是对简历上具体工作的详细了解,这个王垠在博客里完全没有提到,实际上我问了将近二十到三十分钟,我希望王垠能够意识到这部分才是面试真正考核的部分,应该尽量把自己最拿手最出彩的工作分享给面试官,详细解释为什么难,为什么有意义,为什么对公司有着深远的影响,而不是直接问面试官是做什么的,到底懂不懂,很遗憾,我恰好是做编译器的,在 Facebook 做了 PHP 编译器,在阿里巴巴领导了团队在 Java 里加入了透明的协程,所以这个面试也确实是王垠运气不太好吧,遇上了我 :-)

至于博客的讨论是在简历工作讨论之后了,如果不是出于寻求亮点发掘能力,我是不会去看博客的,当时也只讨论了一篇,其他的很多都是经验性分享,我是不可能在一个高级别的面试中询问的。

这一篇 P vs NP 我本以为我们意见交换的很好,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并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但是有其价值和理论意义”,整个过程只有 5 到 10 分钟吧。

我没有说过“你太自以为是了”,“你成天写那些博客,有什么价值吗“,“你写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什么价值呢?”(这句话正常语气的询问是有的,那就是面试的一部分呀),“我不觉得我从中能学到什么”,”你居然连“P vs NP”都敢批“,甚至没有说过” 知不知道“P vs NP”要是解决了,世界将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多少的计算难题会被解决“,我的确说了一句,如果 P=NP,那么上面多层的计算难度的大厦会塌陷成一层了,是不是这句话被理解成了“世界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正好借此机会,我谴责一下小编“饭遥“,Facebook 第一个华人员工已经回国,表示要来拯救阿里的代码,这篇文章是 2015 年写的,当时刚刚回中国,不明所以,我只是想问他/她两个问题,(1)我什么时候表示过要来拯救阿里的代码了?(2)工牌上是口号(slogan)不是头衔 (title),工牌是 2007 加入 Facebook 时公司说可以印上自己喜欢的称呼或者口号,我写的是 “The Greatest Computer Scientist!” 是有一个感叹号的,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伟大的计算机科学家,当年的我和王垠一样踌躇满志,但是当年的我一事无成,没有任何资本骄傲和自负,即使今天我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结果被小编蹩脚的英文和缺乏职业道德的做法,刻画成一个自大的人,所以希望饭遥可以站出来向我道歉。

但我不希望王垠像饭遥一样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一个失败的面试只是说没有符合高级别的要求,并不是对一个人的全盘否定,如果不服气,可以再来,或者用其他方式证明自己的实力,而不是不遗余力的抨击面试官。

顺带提一下,整个面试的结果是公司团队性的决定,我是被邀请给反馈的,如果我的意见不靠谱,依然会被团队否决,我非常希望王垠的那个“阿里的朋友”在非法的告诉王垠我的名字的同时非法的告诉王垠详细的理由 :-) 或许可以帮助王垠理解这个面试结果,我也很希望这个“阿里的朋友”可以主动来找我好好聊聊这件事哦,请我去面试还出卖我 :-)

好吧,我确实很爱开玩笑,当时开了一个玩笑,简历上有一年的空挡没有工作,这个是个 red flag (警惕性信息),我必须要询问原因,我很友好的开了个玩笑“不需要挣钱的呀,富二代那种?;-) 现在想想的确不合适,希望王垠原谅!

对于赵海平这样的回复,网友们似乎也是比较不买账的:

justlikemath:不合适道歉就是了,还要强辩给自己的 rudeness 找各种什么面试原则,公司条例,营造出自己只是稍微不客气的形象。看得出确实面试老手。最后抛出一个弱点,说了富二代的玩笑之类的,但是这个点只是因为自己没有过多注意而已,而它却有"一年未工作,"red flag"坚实理由支撑。————这不就是面试常用手段吗?哈哈,你工作中犯过最大错是什么,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答起来是一样的,说的都是小问题小疏忽,但是理由都异常坚实,连续加班导致的,客观条件限制的。

小男:说来说去还是在互相 diss 对方没有作出实质上的工作。无非就是学的多的,diss 学的少的,学的深的,diss 学的浅的。实在没有可 diss 的,就 diss 没做出实质的东西。或者做的多的就 diss 做的少的。真做出东西赚到钱了,就自己与自己和解了。

送丁大凤进士赴举:这事吧先找个公关顾问 review 一下。感觉是给自己越抹越黑。要追究透露名字的人,你是嫌敌人不够多吗?弱弱的问一句,赵老师从阿里离职去哪里啦?

纵观华语互联网历史,好像还没有人能在 diss 王垠之后全身而退,看来又成事实。按照王垠的性格,肯定少不了再次回复的,我们吃瓜继续。

事件回溯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事件的两位主人公:

王垠[yín]:四川大学 97 级本科毕业,保送到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直博。期间曾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软件工程专业就读,主要进行集成电路布线算法的研究。在此期间,他因《完全用 GNU/Linux 工作》一文和对 TeX 的推广等“非研究成果的业余东西”而出名。在只剩一年就要博士毕业的时候,他申请退学,并将 1 万 7 千余字的“退学申请书”(题为清华梦的粉碎)公布在网上,引起舆论界一时对教育体制、理想主义等的热议。

赵海平,阿里 P10,赵海平是非常著名的软件工程师,曾在微软工作过。2007 年加入不到 50 位软件工程师的 Facebook(是第一位中国工程师),期间他创建了 HipHop 项目。HipHop 可以将 PHP 脚本代码先转换成抽象语法树(AST),之后再转换成优化的 C++ 代码,使其速度提高 5 到 6 倍,为公司节省了数十亿美元。2015 年 3 月他回到中国,加入阿里巴巴技术保障部,重点攻克阿里在软件性能以及 Java 使用过程中遇到的技术问题。

清华天才王垠受邀面试阿里P9被毙后手撕P10面试官赵海平 清华天才王垠受邀面试阿里P9被毙后手撕P10面试官赵海平 恒达注册 第2张


12 月 12 日,王垠微博发千字文怒怼阿里 P10 “最伟大的计算机科学家”也不过如此!在文章中,王垠怒指赵海平在整个面试的过程,不为发掘一个人的才能,全程冷嘲热讽,甚至把自己博客翻出来,一篇篇的挨个贬损。

文末更直言到“阿里这项目组好可怜。这么好的事被某人给破坏了!” 阿里巴巴因此给我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以后的合作就基本不用考虑了。

笔者文章发出后,也是瞬间引起了网友的围观与议论,笔者也总结了几条,一起来看看:

momopig:阿里的面试确实是这样没有水准的,亲身经历,最后也拒了他家的 offer,感觉不可一世的样子。

TeaWeb:虽然不喜欢王垠这个人,但不得不说很多面试官都有这个毛病,喜欢贬损对方,获得自己内心的一点成就感,这不是在面试,而是在跟你辩论。

lisamay:让一个世俗的“普通科学家”去面试一个天才,这本身说明阿里巴巴的人事制度需要改革,别人只是太过实在说出了这个公司的问题,就说别人抱怨这是偏见!

事件发酵 2 日后,王垠再次发博质问阿里的 HR 制度:

文中再次质问。“业务部门的人对人尊重再三(毕竟是他们找上门来的),然后他们会让 HR 跟你聊,然后感觉就忽然变了。”并再次表明自己的观点,HR 是个办事的,不应该干不尊重人的事。

再次质问,阿里方面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时隔一日后,王垠再次发博重提《怎样尊重一个程序员》!

嗯,截稿前,目前的战况是,双方开始交战,不可开交,包括阿里在内的三方一同沦为了坊间看客们的笑柄。

写在最后

说直白点,双方本没什么大错,有错的是双方个性上的冲突。赵海平本来不该回应的,因为看到舆论对自己不利才想挽回自己的形象。面试时的高姿态与患得患失回应的形象之间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知乎上由网友客观回复:“看了赵海平的回复,基本上可以拼凑出当时的场景了。王是阿里团队邀请去的,但他本人其实兴趣不大,因此他对 P10 面的期待其实并不是表现自己,而是希望 P10 好好说说阿里为什么需要他,有什么值得他加入的东西,而从赵的角度说,是有个网红想面 P9,我得严格把关,他得想办法证明他能给阿里带来足够的价值我才可能放他进来。所以赵觉得我正常流程挖掘你的技术深度你怎么什么都不肯说还不耐烦?王觉得你怕不是个傻子来挖我的底?我答应你要来了吗?表现出来是互相看不上,但本质上其实是大家对面试的期望不一致造成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