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恒达新闻正文

阿里云亮剑新金融:瞄准推倒IBM大机

admin 恒达新闻 2019-12-26 155 0

得云计算者得天下,而对于中国云计算厂商来说,得金融者得天下。


在金融领域,阿里云起步最早。过去几年,通过吸引互联网金融客户,以及帮助传统金融机构的互联网类业务上云,阿里云成为了金融云市场排名第一的厂商,市场份额是第二名厂商的2倍以上,同比增长速度达到90%。在这个以公有云为主要形态的金融云市场上,可以说阿里云已经获胜。


现在,阿里云将目光投向了传统金融机构的核心信息系统市场。1986年,中国工商银行与IBM签订了第一笔订单,拉开了这个市场蓬勃发展的序幕。30多年之后,这个市场的规模已经高达千亿元,IBM、甲骨文、EMC等外资厂商是这个市场上的主导厂商。


10年前,阿里巴巴同样是IOE架构(IBM小型机、Oracle 数据库、EMC高端存储)的重度使用者,但是随着业务发展,这套架构不仅无法支撑业务发展,不断的扩容更是吞噬掉公司来之不易的利润。为此,阿里开始自主研发云计算技术,并一步步把核心业务转移到云上。如今,阿里巴巴核心的业务系统已经100%跑在云上,充分享受着技术带来的红利。


阿里巴巴10年前遇到的问题,今天发生在了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机构身上。未来是继续花费巨资继续扩容IOE,还是像阿里巴巴那样选择上云之路?传统金融机构也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抉择时刻。


2019年2月,最高层提出要加快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稳步推进金融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国产化。这种指导性的信号,打开了国产IT技术的巨大替代空间。

当前,银行等金融机构正在积极开展云计算架构规划,联合建立行业云平台,主动实施架构转型。整个金融IT市场正迎来一次彻底重构。


历史的机遇就在眼前。作为支撑过第一家云上银行(网商银行)、云上保险(众安保险)、云上基金(天弘基金)的厂商,阿里云正摩拳擦掌,准备在传统金融信息系统市场干一票大的。


阿里云到底要如何继续发力呢?【看懂经济】日前与阿里巴巴副总裁,阿里云新金融事业部总裁刘伟光进行了深度交流,而他也对我们和盘托出了阿里云在金融领域的新战略。

◆ ◆ ◆

一、双剑合璧:“云+Fintech”新战略

“时间不够用,有时候上午讨论出一个重要打法策略,恨不得下午就让团队去执行推广”。说这话时,刘伟光手边的外卖饭盒还未来得及收拾。走马上任阿里云新金融事业部总裁以来,他说,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一切碎片化的时间要利用起来。“我最大的对手是时间”!


2019年10月,阿里云进行了一次架构调整,原金融云业务部升级为新金融事业部,由原蚂蚁金服副总裁刘伟光负责,全面拉通阿里巴巴数字经济金融科技和金融服务的能力。


刘伟光并不是孤身一人从蚂蚁金服过来的。在这次组织升级中,一部分蚂蚁金服的员工也跟着他加入到了新金融事业部,使得直接相关的人员规模达到数百人。


“这是我加入阿里云以来,第一次见到金融业务线有这么多人。”一位阿里云的老员工略微感慨地对【看懂经济】说。

新金融员工规模的迅猛增长,跟阿里云的战略布局密切相关。这还要追溯到2019年3月举办的阿里云北京峰会。在这场峰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行癫)宣布,"阿里云加大行业战略性投入,聚焦新零售、新金融、数字政府。"

新金融事业部的成立,显然就是这种战略落地的一个具体体现。

刘伟光告诉【看懂经济】:从成立之初的阿里金融云,再到今天的阿里云新金融,这并不是简单名称的改变,背后反映更多的是行业变化以及阿里云关注重心的变化。


第一重变化,是云的定义出现了变化。几年前,云计算的定义还比较统一,主要是基础IT资源,但是今天的云,它的定义和内涵已经非常丰富,很大程度上已经丰富为一种全方位的数字化能力。十年前的云计算还没有和人工智能、IOT,金融科技连接在一起,今天更多新型的技术需要借助云计算的能力腾飞,所以今天的“云”会和金融产生越来越多的连接,不再是狭义的公有云和私有云。


第二重变化,是阿里云关注的市场重心的变化。在刘伟光执掌阿里云新金融之前,徐敏(花名“九河”)曾带领阿里金融云多年,基于当时环境和条件,阿里云选择从互联网金融这个新兴市场和金融机构的互联网类应用系统入手,并由此领跑整个金融云行业。但是云计算的第二个十年开始之际,所有的云计算巨头们都在进军传统行业,走进那些被IOE们盘踞的企业级市场,因此一个更广阔的金融云市场打开了。那就是,银行、证券、保险等传统金融领域,正从传统的IT模式,向云计算加速迁移,而这是一个千亿元规模的巨大蛋糕。

刘伟光说,自己的任务很明确,争分夺秒地打赢这场金融云的战争,加速金融机构和云的连接速度,让已经是第一名的阿里云在金融云市场上的份额变得更大。


目标就在那里。但是面对市场环境的变化,技术的升级换代,以及新的竞争环境,阿里云要有新的策略和新的定位。

“原则上说,就是既能不忘云计算初心,又要结合Fintech,结合行业特点,同时又要超越型的策略打法。”为此,刘伟光带领的新金融团队提出了“云+Fintech”战略。


阿里云亮剑新金融:瞄准推倒IBM大机 阿里云亮剑新金融:瞄准推倒IBM大机 恒达新闻 第1张



蚂蚁领先的系列Fintech技术体系包括金融智能、智能风控、生物识别以及多方安全计算等等。所谓“云+Fintech”,是将阿里云云计算基础技术架构和大数据系列技术,与蚂蚁金融级PaaS应用架构层面的技术能力融合。

简单一点就是,让阿里云和蚂蚁金服的技术栈实现真正的打通,形成合力。此前,阿里云和蚂蚁金服有各自的金融科技的服务团队,前者强项在于底层云计算技术、中台以及分布式架构等解决方案,后者在Fintech领域有很深的积累和让金融行业广泛认可的技术实践。


“你可以这样理解。今天,在我的身后有两大产品技术工厂:一是阿里云,另外一个是蚂蚁金服。”刘伟光说,他在负责阿里云新金融事业部之外,另外一个职责就是联动蚂蚁金服金融科技的团队,让两个业务团队形成一股合力,为客户提供更加全面,更有行业纵深度的产品技术体系,服务金融客户,创造更多新的商业价值,让技术加速数字金融业务的发展。


◆ ◆ ◆

二、在所有战场上取胜


云计算定义的改变、将带来云计算业务边界、范畴的扩大,而金融云的战场重心也在发生转移。刘伟光预计,未来金融领域将形成公有云、行业云和混合云,产业金融云为主的四大战场。

首先是公有云。公有云能吸引中长尾的中小持牌金融机构全站上云,可以实现整个最大化的投资回报率、敏捷的IT基础设施,并适应其业务快速发展;而且随着公有云平台上服务越来越多,对于中小持牌机构将产生更多服务粘性。在这个市场上,阿里云已经取胜,成为毫无疑问的领导厂商。


其次是未来的行业云。行业云将是一种在特许经营范围内的、国家特殊资质的、针对特定客群的一种公有云,它对等保、安全隔离、管控、数据隐私保护都有着非常强的金融级的要求。行业云能充分发挥云计算能力,并能叠加很多行业应用服务能力,这种云能使更多持牌机构可以更加放心的将应用系统从传统的数据中心里边搬到云上。

最后是混合云。从今天云计算全世界发展的趋势看,未来更多大型传统企业和金融机构会把一部分需要弹性伸缩、高并发计算应用放到云上,从而和自己在数据中心的应用形成能力上的相互补充,真正形成一种混合应用状况,实现资源最大利用和投资回报率最大化。未来,开发测试,容灾备份以及根据金融业务需求的临时性计算资源需求,都是混合云市场的驱动力,包括共享开放型的数据服务,这个市场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和潜力,在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混合云都会有比较强的生命力。


“我们看到的东西,别人也看得到。因此这是一场抢时间的比赛。”刘伟光对【看懂经济】说,阿里云要做的,就是在所有这些战场上取胜。


如果你在采访现场,则一定能够感受到刘伟光说这话时的坚定语气。但是,要在所有战场都获胜,挑战显然不小。

看看今天金融云的竞争局面,就可以得出上述结论。一方面,所有的云计算公司都在进军传统金融行业市场,而这个市场从来都是一块高度白热化竞争的战场;另外一方面,这个市场过去30多年,一直都由国外技术公司垄断,并且已经形成了一个成熟的技术体系。

对于刚成立10年的阿里云而言,这显然是一场硬仗。不过面对挑战,刘伟光毫不掩饰自信和强势。“我今天上午谈一个新的思路,下午就恨不得找一百家银行一起推一下。对我来说,打仗的愿望非常强烈、非常强烈。”


◆ ◆ ◆

三、给客户带来什么价值?


气势固然重要,但真正赢得客户靠的是硬实力,以及能给客户带来什么价值。在这一点上,刘伟光显然也已经想得很清晰。


“那什么是客户价值?”这既是阿里巴巴的终极拷问,也是每一个阿里人的价值追求。


刘伟光在2017年底加入蚂蚁金服,之前他一直在国际大厂工作,但是这些大厂商的销售思路还停留在卖出软硬件技术产品层面,刚来蚂蚁的时候,刘伟光也不清楚阿里强调的客户价值的真正含义。

12306的项目改变了他。12306是中国铁路系统的购票客户端,每年到了春运高峰,系统都在高并发的冲击下都会出现客户体验不佳的情况。几番论证之后,中国铁路采用了阿里云输出的技术方案,今天12306能平滑平稳的支撑春运大潮,让更多老百姓按时回家过年。而这一刻刘伟光真正感觉到了技术带来的价值不仅在商业,更多是客户价值,不仅对铁路总公司,同时也是对春运大潮当中亿万回家过年的人。


履新阿里云新金融事业部总裁之后,刘伟光给团队下了一个KPI。面对金融客户,一旦项目中标之后,业务团队在填写项目报备的时候要写明,阿里云的技术产品和服务可能为客户带来什么?不仅是技术和投资回报率,更多是业务上的改变:交易量和交易规模;资损率;风控水平;融资贷款的规模;日活和月活……


“只有从项目开始就关注这些内容,才能真正把阿里云的的差异化和品牌打出来,才能真正在客户端体现什么是创造客户价值。当我们真正做到了这些,我觉得距离赢得客户信任就不远了,距离更大的市场规模也不远了。“刘伟光说。

阿里云亮剑新金融:瞄准推倒IBM大机 阿里云亮剑新金融:瞄准推倒IBM大机 恒达新闻 第2张



阿里云的王牌技术产品之一mPaaS,帮助了很多银行构建了新一代超级APP。最初很多销售人员认为,mPaaS技术平台的客户价值就是提升移动端App的效率,不出现闪退,能够稳定、流畅访问。“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客户价值,“刘伟光摇摇头说,”我们技术提供的客户价值应该是在足够稳定安全的基础上,让手机银行、直销银行乃至信用卡活跃和交易量以及用户停留时间提升30%、40%、甚至50%。”


“我就是从传统IT公司过来的,那些IT公司并不真正关心客户价值,他们更关心能不能把产品卖出去,至于产品支撑金融机构改变了什么不是他们关心的内容。“刘伟光坦言,阿里云想要超越这些传统IT公司,必须从洞察客户价值这点开始。

市场数据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客户对于阿里云的态度。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的报告显示,阿里云位居中国金融云解决方案市场第一,同比增长速度达到90%。目前,59%的A股上市公司是阿里云客户。

在金融领域,阿里云的技术产品覆盖60%保险企业,50%证券公司,以及上百家银行客户,其中包括建行、农行、广发银行、华夏银行、民生银行、渤海银行、南京银行、上海银行、天津银行等大型股份制银行和大型城商行。

虽然目前处于领导地位,但阿里云也绝不敢轻敌。云计算与传统技术平台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很高黏性,一旦选择了某家服务商的基础技术平台就很难短时间发生改变。因此金融行业中大型机构的战场,战火硝烟从来不会停止,只是参战的大型部队随着时代在变化。

未来,新派力量与老牌外企的在大型金融机构上的交锋将带来不同的风景。


◆ ◆ ◆

四、推倒大机,摘下“皇冠上明珠”

“我愿把职业生涯赌在IBM大机下移这件事上,你们阿里云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赌?”。这是一位大型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在2018年秋天对刘伟光说的话,他至今印象深刻。


“这是我们一直在等的机会”,刘伟光点了点头。


过去几年,在金融系统中去IOE的声音很响亮。所谓IOE,分别是IBM的服务器,Oracle的数据库以及EMC公司的高端存储,这三个厂商的系统组合称之为IOE,这种架构体系是中国很多电信和商业银行核心系统的标配。


“去IOE”是由阿里率先在国内提出,并直接影响和带动了新一代IT基础架构的变革。今天阿里已经用一套成熟的分布式云架构实现了自身去IOE,并且不断提供这些技术产品服务于金融机构的系统升级换代。

以民生银行的直销银行业务为例。该业务最初就使用典型IOE架构,服务器是两台IBM780小型机,这套系统初期的硬件投入在8000万以上,每年还需要两三千万的维护费用。而阿里云提供的分布式技术平台将IT成本降低至原来的十分之一,系统性能及稳定性得到数量级提升:每笔交易时间从120毫秒缩短至50毫秒以内,每秒交易峰值从之前的7800笔上升至3万笔,客户体验及服务质量提升很大。

如今,在金融领域去IOE已经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问题,阿里云需要等待的只是一个政策的东风。在技术上,现在让阿里云的感到兴奋的是,如何推到IOE架构上面那堵更高的墙——IBM大机。

阿里云亮剑新金融:瞄准推倒IBM大机 阿里云亮剑新金融:瞄准推倒IBM大机 恒达新闻 第3张



在金融云计算众多战场中,刘伟光特别看重“推倒IBM大机”这件事。


大机,就是IBM用一体机方式,将操作系统,计算和存储资源以及数据库等技术集成在一个大型计算机中,为高精尖和数据量和交易量巨大的客户提供服务,全球的超大银行和证券交易所都是这样类型的客户。

IBM大机是上世纪70年代技术产物,到今天技术架构已经延续了快50年了。当时单机计算能力不足,大机的计算扩展和软硬集成优化是当时最先进的设计思想。但今天计算能力爆炸,需求爆炸,大机封闭带来的简化优势已经远远不能满足计算需求。今天主流架构是垂直解藕和分层,硬件与操作系统解藕,应用与数据解耦,分层,并用分布式架构进行水平扩展。


目前,国内还有20多台IBM大机,全部在金融领域,分布在中国最顶级的大型银行,以及全国性的金融交易中枢系统,一台大机一年维护成本高达上亿元,这也是IBM赖以生存、利润率最高的产品之一。


尽管大机拥有好的性能和稳定的技术体系,但是大机改造维护成本非常高,所以银行在发生新业务时,通常不是在大机内进行改造升级,而是选择在大机外加上“外挂系统”,这就造成了目前银行一个大机+N个外挂系统的架构。比如,一个股份制银行的“外挂系统”可能达到800个左右,而最大型商业银行外挂系统甚至超过上千个。


但是今天,随着金融行业线上线下业务高度融合,智能化管理需求的深入,数据中台的需求旺盛,发展敏捷业务能力的驱动之下,大机的架构已经成为了大型银行创新的阻碍,不断升高的成本也在压缩银行的整体利润。

先把大机外围外挂的业务系统逐步整合,形成一个业务能力中台,新建一个基于金融级分布式架构的私有云平台,业务中台在上面直接部署,新的应用开发部署全部在新的分布式云平台上;再把数据平台统一,形成数据中台,这是阿里云挑战大机的准备工作。下一步,就是通过和客户合力一起设计大机上各个应用逐步下移到云平台上的路径;这样把大象从冰箱里取出来的方法就形成了。


在业务和技术中台建设领域,阿里云已经帮助金融机构大大提升了创新的步伐。在阿里云的帮助下,广东农信就做了系统架构的升级。通过在中台抽象出各种能力组件,广东农信新系统部署周期从过去的以月计算变成了以天计算,敏捷的速度达到之前的几十倍,技术不断支撑了业务的快速发展,还成为业务创新的引擎。2019年,几乎全国所有的农信社都曾去过广东省农信调研参观。


推倒大机,对于中国金融从业者来说,这是一个之前没有人涉足的无人区。这当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客户之所以认可IBM这样跨国公司,无外乎对方技术过硬、产品过硬。刘伟光深知,在任何一个企业都没有办法控制用户心智时,要想在无人区前行,就要紧紧抓住技术平台革命和数字金融时代来临的大背景,将技术、产品和服务做到最好。

在他看来,今天,IBM、甲骨文和EMC已经不再是中国金融业信息化建设的的老师,中国人再去国外找成熟技术基本不可能,这时就要靠自己去探索趟路,靠自己沉淀和积累的技术去做出新的技术标准。


今天在金融服务上以及运用金融科技的水平上,中国已经走在了世界最前列,自身不断涌现的创造力才是我们的老师。在这条不断创新的路上,推倒大机一定是具标杆意义的事情。

“谁先把IBM大机推倒成功,谁就能在市场上绝尘而去,推倒大机意味着分布式技术是可以真正运用在高并发、高可用的大型金融机构核心交易系统,也就意味“云”一定可以支撑所有的应用场景!”刘伟光对【看懂经济】这样斩钉截铁地说。

下过围棋的人都知道,高手经常在胜负手时陷入长考,然后一招致命劫杀大龙。比如,在北美云计算市场,美国国防部联合防御系统的大单,就是亚马逊和微软决战。而在国内,政策和产业环境的利好,让金融云可能已经进入到了决战前夜。


从银监会明确提出,面向互联网场景的重要信息系统全部迁移至云计算架构平台,到央行提出,金融领域云计算平台的技术架构规范和安全技术要求,再到金融科技发展规划发布,金融机构对云计算应用的顾虑正在逐渐消除。


可以说,今天银行、保险等公司在思想上已经接受了云计算。未来这些大型机构与云产生连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当云计算遇上传统大型金融机构,当云计算技术遇上国外老牌的技术平台,一场好戏才刚刚拉开了帷幕。


在这场波澜壮阔的行业革新浪潮之中,在云计算的第二个十年开启之际,作为领头羊的阿里云已经亮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