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恒达登录正文

五问“腾讯状告老干妈”事件

admin1 恒达登录 2020-07-03 277 0
2020-07-02 12:54:39

五问“腾讯状告老干妈”事件 恒达登录

资料图。图/新京报网

近两日,“腾讯状告老干妈”事件,激起舆论沸腾。

从目前进展来看,事件线索似乎渐次清晰。

6月30日,腾讯以拖欠巨额广告费为由,让法院查封了老干妈1624万元的财产作为“财产保全”。正当大家疑惑,去年营收近50亿的一家著名企业为何会拖欠广告费之际,老干妈方发了红头通告:从未与腾讯有过合作。

老干妈通告发出之后,一时之间,激起了无数吃瓜众的好奇,坐看好戏的小板凳也纷纷码起。

随后,7月1日,贵阳警方发出通报,称三名犯罪嫌疑人曹某、刘某利、郑某君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三人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目前3人已经被刑拘。

贵阳警方通报。图/新京报微博

贵阳警方通告发出后,一时间网上热议连连。腾讯被骗了?老干妈无辜躺枪?各路言论众说纷纭。

之后腾讯方面回应:““其实,但是,一言难尽……”。而老干妈方面对媒体称,腾讯公司从来没有催收过广告费,老干妈也没有与腾讯合作过。

7月1日下午,受理该案的南山法院有关人员向新京报记者称,“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而细究该事件的种种细节,依然存在不少疑点。

1.三人怎么就骗过了腾讯?

贵州警方公告中称,三人是通过伪造公章,冒充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签了协议。意思很简白,腾讯就是被“萝卜章”给骗了。

但这显然跟公众知悉的腾讯法务专业能力有出入,也很难不被认为是对大企业防诈骗风险机制的低估。

腾讯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巨头,与所谓“老干妈”的合作涉及的又是金额上千万的大单。

在腾讯自己披露的《腾讯广告平台资质要求》中,对合作企业的资质查验,不仅仅是要求企业公章那么简单,还需要企业提供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等关键证件。

那么问题就来了,那“三个骗子”是造假造全套了?包括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等证件也提供了吗?

更进一步地追问:到底是腾讯背调审核等有纰漏,还是3个骗子太精明,抑或是另有情况?

换句话说,腾讯方面在客户资质核验方面是否做到了细致缜密?如果审批严格,3个骗子又是如何蒙混过关的?这些仍待厘清。

2.骗子冒着坐牢风险,只为骗到“大礼包”?

贵州警方的通报中说,三人行骗,目的是为了腾讯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并加以倒卖以获取收益。

冒着坐牢的风险,背上千万级的诈骗单子,就为了获得“游戏大礼包”,那么这大礼包能有多香?

根据潇湘晨报的报道,腾讯于去年的10月21日至27日,在QQ飞车这款游戏活动期间,车手们可参与瓜分5亿的点券。这些点券,价值人民币500万元,如果进行私下贩卖,则最低能够获利100万元——注意,这是所有的点券,不是给这3人的。

正因游戏礼包价值与推广合作协议所约定的推广费差距巨大,有些法律人士指出,三人的犯罪动机匪夷所思。

3.骗子们是“空手套白狼”?

“QQ飞车”已经是一款运营多年的游戏,且与品牌方做推广、营销方面经验丰富。

按专业人士说法,该广告合同涉及资金达1600多万元,按行规一般都会在合同中约定相应的预付款或抵押物。若非如此,一系列长线的市场推广、广告投放,怕是很难成行。

甲方先向乙方支付部分款项,等完事后结尾款,这也是行规。那在此事中,三人是仅靠伪造“萝卜章”文件,便一吃到底,还是付了预付款,抑或是给出了抵押物物权证明将其抵押?

不管怎么说,若骗子“空手套白狼”,就让腾讯方花了如此多的心思在各个环节、各种场景中安插广告,这着实让人费解。

4.腾讯到底有没有催告过老干妈官方?

耐人寻味的是,在腾讯起诉前有无就此事催告老干妈问题上,双方各执一词。

腾讯方声称,此前已经数次催促老干妈缴纳欠款。

而老干妈保安负责人回应称,此前从未联系过。

这样一来,难免让人产生疑问:腾讯方面是否有催告过老干妈官方?是像网友调侃的,催告的还是冒充老干妈员工的骗子,还是有催告过真的官方?老干妈保安负责人又能在此问题上下盖棺定论吗?

事实上,很多人揣测,腾讯对老干妈的宣传推广行为已经持续挺长时间,老干妈官方此前对此是否知情,需要存疑。还有人由此捋出了从“合作”到腾讯起诉再到老干妈回应的时间线,以此证明老干妈知情却不应。这也需要查证。

5.网传“QQ飞车版老干妈”,是谁生产的?

这个问题,有点“实锤”——据了解,在2019年8月18日,QQ飞车手游S联赛同“老干妈”携手推出了“QQ飞车手游限定款老干妈礼盒”。

礼盒之中,想必是有实体老干妈辣椒酱的。从网传的照片来看,这款老干妈包封的设计结合了老干妈的传统与QQ游戏的新潮,称得上独具特色。

如果那三人是“骗子”并非老干妈的成员,那这款“老干妈”又是如何生产出来的?难道弄了个生产线或找了代理加工厂,全套仿制了老干妈的产品?若是如此,因此获得的礼包价值抵得上这样的操作成本吗?

再者,那些推广视频素材是不是来自老干妈官方的,也值得一问。

资料图。图/新京报网

补充一点:

按照腾讯方面回应,双方是于2019年3月正式签订协议,腾讯方开始投放“老干妈”系列的广告。

而恰逢此时,在老干妈内部还有一系列人事变动。在2014年,陶华碧有意将公司交给两个儿子打理,但前几年老干妈业绩有所下滑。网传2019年老干妈73岁的陶华碧重新出山,当年老干妈的营收就超过了50亿人民币,比上一年增长了14.43%。

业界分析,陶华碧掌舵下的老干妈行事风格,是基本不花钱营销,而她让权期间,老干妈为了挽回颓势推出了不少营销动作。所以有人揣测,跟腾讯的广告争议,是否跟老干妈内部的变动有关联——比如,陶华碧再度出山前的公司营销,不被她所承认?

这指向了“诈骗”之外的另一种可能——广告战略安排的变动。但这目前只是揣测。

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按贵州警方通报的内容看,剧情似乎是腾讯被骗了,老干妈被坑了,但那3人是怎么将2家大企业玩得团团转的,显然需要更自洽的故事发生逻辑还原。

“腾讯状告老干妈”事件,因为接连反转,已经激发起了各路吃瓜群众的创造力,激起诸多揣测。

为了让“鹅”不白白被逗,让“妈”不再蒙冤,还需要法律为两方撑腰。

新京报记者查询到,按照此前安排,如果腾讯方不撤诉,此案正常将于7月17日在深圳南山法院开庭继续审理。

下一步,还待相关部门能拨清疑云,把这一“谜案”给掰扯清楚。

文 | 刘不惑(媒体人)

编辑 和生 实习生 王雪莹 校对 赵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